版權所有 ? 山東瑞潔環境科技有限公司 魯ICP備18053596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濟南

演繹新時尚,答好治理卷---上海實施垃圾分類效果追蹤

分類:
行業新聞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
2020/06/28
瀏覽量

 

 

一年來從“扔進一個筐”到“細分四個桶”,垃圾分類已成上海市民的自覺行動。從“新時尚”到“好習慣”,垃圾分類背后的社區自治共治和“一網統管”智治善治,成為用“繡花功夫”治理超大城市的生動剪影。

 

2018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上??疾鞎r指出:“垃圾分類工作就是新時尚。”2019年1月,《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經上海市人大表決通過,并于當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

一年來,從“扔進一個筐”到“細分四個桶”,垃圾分類已成上海市民的自覺行動。從“新時尚”到“好習慣”,垃圾分類背后的社區自治共治和“一網統管”智治善治,成為用“繡花功夫”治理超大城市的生動剪影。

從前端到末端  “三增一減”彰顯分類實效

在上海靜安區余姚路上的美聯大廈,濕垃圾桶上方加裝了破袋器。居民嫻熟地將垃圾袋劃破,濕垃圾倒進桶內, 袋子則扔到一旁的干垃圾桶。“ 垃圾分類剛開始, 挺頭疼 現在越來越習慣了。 ”小區居民張穎說。

 

一輛裝載有生活垃圾集裝箱的卡車駛向上海城投環境集團徐浦基地內的碼頭,準備裝船(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夏季,溫度升高,小區所在的曹家渡街道對轄區內92個小區的垃圾箱房加裝破袋器、除臭噴壺、洗手裝置“三件套”,進一步鞏固分類效果。

垃圾分類事關城市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維系著市民群眾的滿意度、幸福感。一年來,垃圾分類給上海社區面貌和生態環境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改變:

今年5月,上??苫厥瘴锘厥樟咳站?266噸,同比增長89.2%;有害垃圾分出量從分類前的每天50公斤提升到3.1噸;濕垃圾日均分出量同比增長近六成;干垃圾日均處置15351噸,同比下降25.4%。上海全市1.3萬多個居住區,分類達標率由2018年底的15%提高到2019年的90%。

“三增一減”取得有害垃圾及時分離、生活垃圾資源化利用能力成倍提升的實效,關鍵就是從前端到后端,“全鏈條”發力、“閉環式”管理。

 

上海閔行區浦錦街道的“兩網融合”中轉服務站成立了一個利用廢棄物制作藝術品的團隊。這是團隊成員郭宇(左)、劉景強(中)和李剛在中轉服務站工棚內工作(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我被市民問到最多的問題是,‘前面分類做好了,后面運輸會不會混到一起,分類只是做做樣子?’”長期關注分類的上海市人大代表許麗萍說,分類后的中間運輸和末端處置尤為關鍵,直接關系分類成效和市民積極性。

在上海城投環境集團徐浦基地,一排排白色的集裝箱層層堆疊,形成一道獨特的“垃圾箱墻”。這些集裝箱專箱專用、分類運輸,每個可容納12噸左右的生活垃圾。每天有約3000噸至3500噸的生活垃圾,經過黃浦江、大治河被轉運到末端的老港基地處理。

 

在上海城投環境集團徐浦基地內的碼頭上,龍門吊將卡車上的垃圾裝運集裝箱裝船(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上海城投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蔣曙杰說,響應垃圾分類,企業建立了“全程分類保障體系”:前端,推動城市環衛系統與再生資源系統“兩網融合”;中端,依托區級中轉站和徐浦、虎林兩大轉運基地,確保分類收運規范有序;末端,為多種固體廢棄物提供利用、處置方案。

“經過一年的努力,上海共建成‘一主多點’共18座末端處置設施,干垃圾焚燒和濕垃圾資源化利用能力每天達24350噸。”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理局局長鄧建平說,今年上海將基本實現原生生活垃圾“零填埋”,破解“垃圾圍城”之困。

 

工作人員駕駛清潔車在上海城投環境集團徐浦基地裝運車間內工作(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從“新時尚”到“好習慣” 百姓是參與者更是受益者

走出家門沒幾步,打開公共陽臺上的管道井蓋,投入的垃圾自動墜落到樓座底部的垃圾箱房。對于長寧區茅臺花苑小區居民來說,扔垃圾原本是件輕松事。

垃圾分類,意味著小區300多個樓層的管道井全部封閉,扔垃圾須分類、定時、定點。“盡管扔垃圾變麻煩了,但樓道內散發的臭味消失了,小區更干凈了。” 小區居民孫阿姨說。

常住人口超過2400萬,每天產生的生活垃圾在3萬噸左右,對于上海這個超大城市來說,垃圾分類沒有人人參與、全民行動是不可能實現的。從“新時尚”變成“好習慣”,很多小區在實踐中不斷破解難題:

 

一位居民將自己日常收集的可回收物送到上海閔行區浦錦街道的“兩網融合”中轉服務站(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巧用載體,引導百姓從“嫌麻煩”“分不好”到“會分”“愿分”。

在虹口區江灣鎮街道,小區組織居民觀看垃圾分類宣傳片,舉辦垃圾分類“閃唱”,用百姓喜聞樂見的形式,讓居民踴躍參與其中。

理念轉變,行動才能自覺,很多小區經歷了從志愿者督導到撤人撤崗的變化。上海市綠化市容局生活垃圾管理處處長徐志平說,即使在春節后的疫情防控期,有三分之二的居住區仍保持優秀分類投放水平,其余居住區也表現良好。

——因地制宜,“一小區一方案”贏得市民理解和支持。

垃圾分類點多面廣,新老小區環境各異。上海堅持因地制宜,實施“一小區一方案”,用精細方式贏得市民理解和支持。

 

工作人員駕駛一輛可回收物清運車,在上海閔行區浦錦街道的“兩網融合”中轉服務站內的地磅上稱重(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徐匯區天平街道很多弄堂空間狹小,連放置干濕垃圾桶都顯得擁擠。街道調研厘清居民群眾的需求后,探索出“并點投放”和“移動箱房”定時定點收運模式,前、中、末端齊發力,確保分類投放、收集、清運環環相扣。

“不在困難中找借口,要在困難中找方法。”天平街道息村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徐惠麗說,從硬件和軟件上為居民提供便利,居民的幸福感和滿意度提升了,自覺分類的習慣才能鞏固。

——自治共治,真正把垃圾分類變成社會“大合唱”。

在徐匯區凌云街道,活躍著一支“綠主婦”志愿者隊伍,主要成員是社區里的家庭主婦。她們指導居民對濕垃圾進行粉碎發酵處理,用于小區綠化。

 

這是上海城投環境集團徐浦基地卸料大廳中央控制室內的電腦屏幕顯示的垃圾轉運數據(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百姓的事讓百姓做主,更多市民獻計獻策,想出很多“金點子”。上海部分區域還成立“垃圾分類事務所”,引導居民醞釀形成與垃圾分類有關的議題,如垃圾箱房的選址、投放點開放時間等,推動垃圾分類形成長效管理機制。

從“攻堅戰”到“持久戰” 科技為垃圾分類賦能

今年5月,兩名城管中隊隊員敲開上海市玉田路某小區李女士的家門。他們請李女士回憶,3天前是否將垃圾隨意丟棄??赐晗嚓P取證照片、視頻后,李女士羞愧不已,當場繳納50元罰款。

這是虹口區曲陽路街道推進垃圾箱房遠程智能監控后,對居民生活垃圾亂丟行為開出的第一張罰單。

讓垃圾分類更智慧,是城市精細化治理的“必答題”。隨著物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快速發展,科技在破解城市治理難題、提升治理水平上大有可為。

 

在上海長寧區新涇六村小區垃圾分類投放點,公示欄上顯示前一天的垃圾分類情況數據(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今年4月,浦東“城市大腦”垃圾智能分類場景系統發出預警,通過分析生活垃圾源頭計量設備采集的數據,發現某街道一小區當月第二周濕垃圾分出量占比從第一周的34%下降至17%。

收到預警信號,街道工作人員現場核實發現,小區部分保潔員將濕垃圾混入干垃圾,造成濕垃圾分類量占比下降。這個原本要靠“大海撈針”才能察覺的問題,被“城市大腦”敏銳捕捉。

 

在上海市黃浦區五里橋街道龍華社區,一名社區居民用干濕分離器進行濕垃圾投放(2019年7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像浦東這樣,上海很多區域已將生活垃圾分類納入“一網統管”體系,用智能化手段探索垃圾分類長效常態管理。“用‘一網統管’來管垃圾分類,不僅好用,而且管用。”長寧區虹橋社區黨委副書記朱國萍說。

新的應用場景還在不斷被開發。虹口區曲陽路街道的“一網統管”平臺,對轄區內162個垃圾箱房、45個大件垃圾堆放點位實現監管全覆蓋。借助平臺,街道可以掌握垃圾收運車輛的行程和軌跡,科學調度,解決垃圾清運“最后100米”難題。

 

工作人員在上海城投環境集團徐浦基地內的卸料大廳中央控制室內工作(6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鄧建平說,依托“一網統管”等平臺,上海將大力探索“科技+管理”長效機制,充分借助技術手段,強化源頭分類質量監管,助推上海生活垃圾分類逐步從高強度投入的“攻堅戰”向常態長效制度化的“持久戰”轉變。

根據計劃,今年上海將力爭實現95%以上居住區和單位生活垃圾分類實效達標,85%以上街鎮達到示范街鎮標準。作為全國第一個立法推進垃圾分類的省級行政區,上海“打好樣”,幫助垃圾分類這一“新時尚”在全國更多城市落地生根、開花結果。

免费白嫩奶头视频网站,国产精品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美女裸体免费无遮挡直播,免费观看AAA片在线视频